您的位置:國際畜牧網>專欄>當前頁

孫希民:供應鏈環節中上游要為下游負責
來源:國際畜牧網     2019-05-22    點擊:3402

誕生于上世紀80年代,歷經數波行業周期及多次禽流感疫情的沖擊,風風雨雨已走過30多個春秋。它是第二批農業產業化國家重點龍頭企業,是國內白羽肉種雞行業第一家上市企業,如今它的總市值已近百億元。民和股份的發展歷程,是國內白羽肉雞行業發展的一個縮影,從中可以看出白羽肉雞行業的蛻變軌跡與改革開放、國計民生的脈搏息息相關。

30多年行業起起伏伏,初心一如既往。作為一名企業家,民和股份創始人孫希民始終堅持著一個信念——改變人們對養雞業和養雞人的傳統認知。在受到沖擊和遇到挫折時,孫希民總能保持一種冷靜從容的心態去勇敢面對,并在一次次與風險的博弈中優先勝出,始終用前瞻性、啟發性、引領性的戰略部署和經營理念來推動企業持續發展。在接受《國際家禽》雜志記者專訪中,民和股份董事長孫希民將30多年的企業發展歷程和個人感悟娓娓道來。

孫希民

山東民和牧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國際家禽》:您印象中,白羽肉雞產業是如何在改革開放政策驅動下起步的?

孫希民:上世紀70年代中后期,白羽肉雞就已開始陸續被引進到中國市場。1978年、1979年中國實行對內改革、對外開放的政策,直接驅動了白羽肉種雞國際貿易和白羽肉雞養殖業在中國市場的發展。

進入上世紀80年代中期,隨著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公有制基礎上有計劃的商品經濟”等改革的實施與推進,開始涌現出一批批集體企業,而且國營農場也開始逐步改制。與此同時,國家設立深圳特區并對煙臺、青島、上海、廣州等沿海城市港口實行開放,國際貿易開始迅速發展。在內部需求和外部發展的雙重驅動下,白羽肉種雞國際貿易和白羽肉雞養殖業較之前有了更快發展。

我印象中,改革開放后,白羽肉雞真正發展起始于1983年,最先發展是從廣東一帶開始的。當時,正大集團在深圳投建的父母代白羽肉種雞場正式運營。然后是上海、山東、福建等地。如,正大集團和上海市在1985年合作投建大江股份,這是國內第一家白羽肉雞一條龍企業。再比如,諸城外貿在1985年已建立從飼料加工廠和白羽肉種繁育場的生產模式,事實上,諸城外貿從1978年就開始從美國引進愛拔益加白羽肉種雞(AA肉雞);圣農集團于1985年建設白羽肉雞孵化養殖場;山東外貿食品當時在濰坊投建種雞場。在這第一波發展大潮中,一批批白羽肉雞企業先后建立,民和股份正是在改革開放大背景下誕生的。

《國際家禽》:30多年來,白羽肉雞行業遭受多次禽流感的重挫和行業周期的沖擊。您如何看待風險管控與行業及企業的發展?融入資本市場很重要嗎?

孫希民:行業風險一直存在,但禽流感的發生讓肉雞行業的風險因素空前加大,且它具有人為不可控的一面。我覺得,對于行業及企業的發展來講,最難應對的是諸多風險因素同時疊加在一起。

1997年5月,香港報告全球首例人感染H5N1禽流感病毒事件,這對養雞業帶來第一次系統性危機,而在1997年7月暴發亞洲金融危機,可以說雪上加霜。此后,2001年,韓國封關。2003年,中國內地暴發SARS,日本封關;在此之前,我們屠宰加工的雞肉向日本出口,一年出口創匯500萬美元;2003年,本來預定1000萬美元的雞肉出口創匯因封關而打了水漂,而雞肉當時在國內銷路又不好。緊接著,在2004年、2005年,中國發生家禽感染禽流感疫情事件,國內消費者吃雞肉的信心首次降到歷史低谷。這3年,行業及企業普遍陷入虧損境地,我們企業生存和發展也經受創業以來的第一次最大沖擊。當時,覺得解決資金緊張的問題變得更加迫切。

事實上,我早在1997年遭受沖擊后就有上市的想法。1999年,我們開始研究上市事宜,于2001年上報材料,后遇疫情沖擊擱淺。2006年,疫情發生次數明顯減少,消費者吃雞肉的信心逐步回升,肉雞行業也開始回暖。我們在2007年再次申請上市,同時也趕上國家批準深交所在主板市場內設立中小企業板塊這一政策實施的初期,終于在2008年成功上市。然而,上市第一年下半年到2010年上半年,受全球金融危機、美國雞肉產品傾銷以及國內祖代白羽肉種雞產能擴張等風險因素疊加影響,國內商品代雞苗價格長期處于低位,我們業績一直未出現較大改善。

到2010年下半年,行業整體回暖,雞苗價格上升。2011年,我們收獲了上市以來最好業績。但在2012年又遭受速成雞、藥殘雞等一系列輿論的沖擊。特別是從2013年到2017年的H7N9流感疫情,前前后后共5波疫情輪番侵襲,給肉雞行業造成史無前例的巨大經濟損失,消費者吃雞肉的信心降到歷史最低點,全國多地雞肉出現滯銷尤其是在春季疫情高發期,養殖戶補欄積極性空前低落,雞苗價格因此陷入低迷狀態。僅在2015年得益于國內祖代白羽肉種雞行業去產能的契機,我們業績獲利。2018年,得益于農業農村部自2017年秋季以來對全國家禽統一實施重組禽流感病毒H5+H7二價滅活疫苗免疫的措施,人感染疫情極少發生,家禽新發流感疫情次數也明顯降低,消費者吃雞肉信心再度回升,我們業績又開始上升。目前,肉雞行情整體向好。

我認為,與其他實業一樣,從事白羽肉雞行業,需要經過一定時間的沉淀,對這個行業有了一定的專業積累和認知后,帶著責任心才能一步步干好。因為養殖不像鋼鐵等一般的工業生產,時刻相處的是有生命的動物,它們需要呵護,需要更用心地去照料。同時,經營過程中需要經得起危機的打擊和風險的考驗。從這些年的發展軌跡來看,這個行業在低谷的時間就是進行新的產能投入的機會窗口期,高峰時間往往不宜擴展產能。因為在低谷時間建立起來后,正趕上行業高峰期,之前的虧損就又能賺回來了。

把握好發展機遇,企業就會一步步發展壯大。當看到這個行業賺錢,選擇馬上擴張產能或進入往往賺不到錢。這與企業家或投資者的戰略眼光以及對這個行業的積累與認知有關。再者,對設備引進、新建養殖場被淘汰的風險方面的管理也很重要。或許投建時覺得很先進,但隨著時間推移,原來的設計不適應新情況了;如果大規模高投入的產能則會帶來很難挽回的巨大損失。因此,在白羽肉雞行業,企業家或投資者每一次戰略的制定需要具有前瞻性。

從這些年與大大小小危機與風險博弈的親身經歷中,我更加深刻認識到了信心的重要性。即使在最難熬的階段,也要挺住,更要保持我們創業初期那股不服輸的倔勁。我一直認為,企業持續發展,人和財是兩大關鍵。30多年來,面對多次風險和行業周期的沖擊,從我個人到員工,我們團隊始終沒有氣餒,冷靜思考,勇敢面對;無論在行業上升期還是在低迷期,都要重視創新,為發展注入源源不斷的活力。在企業融入資本市場方面,我覺得,首先是增加了融資渠道,解決了資金緊缺的問題,使得我們企業應對各類風險的能力有了明顯提升;其次是進一步改變社會對養雞行業和養雞人的傳統認知;再者讓產業鏈企業以及消費者對我們的產品更有信心,為行業樹立起標桿;還有就是在社會監督下更加利于我們企業完善管理機制并增強我們員工的自豪感和歸屬感。

《國際家禽》:從籠養技術、聯棟縱向通風技術創新到種養加一體化、循環農業發展,技術創新是如何一步步驅動民和股份成功轉型升級的?

孫希民:技術創新是企業成功轉型升級的一大動力,它貫穿于企業發展的整個過程,涉及到企業進步的方方面面。從1985年建養雞場至今,我們在技術創新方面從未停步。

1986年,我們就開始嘗試采肉用種雞全程籠養技術和雞舍聯棟縱向通風技術。開發籠養技術初期,是為了提高種雞存活率而生的,因為每到喂雞的時候,飼養員一打開雞舍,數千只雞一下子全都跑到門口,還得安排幾個人專門去驅散,但這個過程至少會造成10多只因互相擠壓或踩踏而傷亡。而聯棟縱向通風養殖模式雞舍之間沒有隔離帶,充分利用了土地資源,極大地提高了養殖密度。2001年,我們開發了商品代肉雞全程立體養殖技術及其聯棟縱向通風模式。

在2010年前后,全國多地商品代白羽肉雞養殖場開始推廣采用立體養殖系統和聯棟縱向通風模式,更大范圍地幫助解決了雞舍管理困難的問題,有效節約了土地資源并提高了單位面積的飼養效益。同時,肉雞改用立體養殖生產系統后,糞便不再接觸地面,生產環境干凈整潔,減少了對環境的污染。現在,國內白羽肉雞養殖普遍采用立體養殖系統和聯棟縱向通風模式。

為了加快升級步伐,我們從德國、意大利引進先進的肉雞立體養殖設備,使得水線、料線以及通風、光照、溫控、清糞等環境控制及監測系統實現了自動化控制。此后,我們不斷改進肉雞立體養殖技術。現在,我們8層立體養殖試驗已取得成功,雞只成活率達到95%以上。

孵化方面也有不少門道,需要根據不同地區、不同時間的溫度、濕度對設備控制參數進行及時調整和更新。否則,會影響到孵化率和孵化質量。經過多次洽談和甄選,我們于2009年前后引進比利時先進的孵化設備及法國的自動化轉蛋、照蛋及出雛系統,我們的商品雞孵化基地生產效率較之前有了明顯提升,生產環境也得到了優化。

另外,肉雞發展的一大制約因素就是環保問題,這一領域的技術創新對企業發展也比較重要。我們在2003年就開始對雞糞進行回收利用。2008年,根據國家生態環境戰略和公司清潔生產規劃,我們投資7000多萬元建設了現代化“糞污處理大型沼氣發電工程”,對雞糞廢棄物進行資源化開發和多層次利用,然后用沼液生產有機肥。現在,我們已開發了近二十個有機肥產品,在青島設立銷售公司,產品被銷往全國各地,但農村接受起來比較慢。目前,我們已建起沼液有機種植生態基地3萬畝,“民和沼果”、“民和沼菜”已覆蓋包括蓬萊、龍口、棲霞、壽光等縣市的100多萬畝果蔬種植供應田。

循環農業,我的理解一是內部循環,二是外部循環,即把種植業和養殖業有機結合起來。整體來看,需要在評估某一地區耕地對糞肥的承載能力和農作物需要多少有機物質的基礎上,來確定這一地區養多少畜禽比較合適。這樣,畜禽糞肥綜合利用、加工成的有機肥和沼氣的有效利用度就越高,對改善當地的環境越有利。特別是沼氣,在新農村建設中會有很多用處,但老百姓不了解沼氣的生命周期,因此需要加強科普和專業管理。

畜牧業很有前途,特別是白羽肉雞,但需要不斷創新,不斷改進,一個階段一種裝備,需要與科技發展同步,需要緊跟社會發展步伐。現在,智能化已成發展趨勢,機器人在歐美國家的養雞場也得到了初步應用。下一步,我們計劃加大雞肉加工領域的開發力度,去年建了兩個雞肉加工廠,將來還計劃再建兩個雞肉加工廠。在此基礎上,我們將逐步向食品企業轉型升級。我的初步判斷,國內雞肉消費未來增值空間依然比較大。

《國際家禽》:何看待供應鏈企業的產業協作作用、企業價值與企業社會責任?

孫希民:我個人認為,供應鏈環節中上游必須為下游負責。現在,國內祖代白羽肉種雞采取人工強制換羽的措施,這樣父母代的質量就會出現差異。如果在父母代育雛期和飼養期間對遺傳潛力不佳或質量欠佳的雞雛進行科學淘汰,這樣對保障整個產業鏈良種的持續供應有著重要的作用。父母代的質量水平提升了,商品代的質量就會更好。

這些年來,我們一直采用科學淘汰的方式來提升自己繁育的父母代的質量水平,以此保障商品代的質量,為下游養殖端負責。現在,我們按質量和價格,把自己提供的商品代的雞苗分了5個檔次,以此來保證雞苗成活率在98%以上。

在產業鏈協同方面,設備及時改進也比較重要。比如,雞苗運輸車,1日齡雞苗從孵化場被運出來,需要保持恒溫恒濕,若溫度濕度發生變化,雞苗會產生應激反應,這樣會對育雛期成活率和后期飼養造成不利影響。現在,從歐盟裝配的1日齡雞苗運輸車,箱體式后封閉型的設計,一輛大約200萬元,車廂內保持恒溫恒濕,和孵化場的環境條件一樣。

不論從行業健康可持續發展還是從企業自身長遠發展來看,產業鏈協同作用非常重要,但需要協作精神,需要責任感。從我們公司自身來講,贏利不是最終目的,我們一直致力于推動白羽肉雞行業進步及產業鏈協同發展。我們之所以將現代企業管理制度與家族化管理融合,關鍵是讓每位“民和人”樹立起責任心,并能把責任心落實到實際行動中。以此,促進加強企業社會責任。不論國營還是私營,或者合營,企業社會責任必須體現在主動的行為和實踐中,而非被動。員工的責任心必須是發自內心,然后付諸實踐,而不是強制。

我覺得,企業家做企業,不僅要體現出企業價值,即要讓各利益相關者得到預期的回報;同時也要對這個行業起一定的帶動作用,并對經濟、環境、社會的可持續發展擔負責任,這樣才能讓企業長期獲益,更好地實現企業的可持續發展。在多年的養殖過程中,包括設備的改進和養殖方式革新,我都毫無保留地與別人分享。大家一起來做,價值就會被成倍放大。分享經濟時代,提升供應鏈全面協作能力是各行各業的一大發力點,不單是我們農牧業。現在,關鍵問題是供應鏈各環節利益方的邊界還沒有完全主動地打開。如果只為了某一環節或幾方利益,協同能力很難在短時間內得到明顯提升。我覺得,從育種、祖代雞繁育、商品代養殖到屠宰、加工、食品開發以及餐飲端與消費終端,肉雞產業鏈各個環節需要同時發力。如果專注任何一個環節,研究透徹,然后共同分享,這樣給產業鏈帶來的價值增加會更大。

我堅持認為,做企業,干事業,不能求快,不能圖大。一個企業做好了,把行業研究透了,就可以穩健發展了。不管哪個行業,有贏利的時候,也有虧損的時候,要堅持住,做自己最擅長的,不要今天看到別人干那行賺大錢了,你也去投入,等你發展起來,可能那行會進入低迷期。試想,人一生能干多少事情。現在,回顧我這些年,只干了一件事情。我覺得,把這一件事情做好,就很不簡單了。實際上,人這一生,不過三萬多天,為什么不能更有意義地生活——專心一個事業,積累一點財富,對社會做一點回報。

往期回顧

改革開放40年中國肉雞產業印記

文杰:國產白羽肉雞育種三到五年內將有突破‖40年中國肉雞產業印記

逯巖:817肉雞——市場決定其存在與發展‖40年中國肉雞產業印記


關鍵詞: 肉雞 家禽


二肖中特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