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頁>>>> 當前新聞
面對多變的市場和多種政策的頒布 如何取得更好的發展
來源:國際畜牧網    2019年09月12日    點擊:10336

隨著世界人口的不斷增長,全球可利用的自然資源逐漸減少,農牧行業面臨的挑戰越來越多。目前,全球氣候變暖,面臨各種環境挑戰,由于畜牧業溫室氣體的排放是造成整個排放量增加的主要因素之一,環保政策的實施使得眾多中小養殖戶退出,雖然目前禁養、限養政策的取消,但養殖戶會不會因為之前的教訓而不敢涉足?加之抗生素的濫用導致多種耐藥菌的出現,疫病更難控制,禁抗政策的制定使得養殖產業鏈上諸多環節面臨轉型升級。隨之植物蛋白進入市場,人們消費觀念的改變,畜牧業又該如何應對?畜牧業該如何迎接諸多挑戰并從中抓住機遇?為了解答這些問題,《國際家禽》雜志記者專訪了荷蘭皇家帝斯曼動物營養與保健中國區副總裁王強。


借鑒先進的經驗,推廣可持續發展理念。

《國際家禽》:帝斯曼一直將可持續發展作為企業的核心理念,如今禁抗、限抗政策的頒布,請問帝斯曼是如何影響到飼料生產商以及養殖端的,又如何落實可持續理念?

王強:對帝斯曼而言,這是一個用十年來回答的問題。帝斯曼在十二年以前提出可持續發展的理念,當提出該理念時,很多企業還只是需要眼前的東西。這兩個事情看似矛盾,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帝斯曼做了很多嘗試之后發現,這兩個事情是趨同的,可持續發展理念同樣能帶來效益。雖然更多客戶需要的那些短期的利益,但和可持續理念追求的短、中、長期的目標是相對吻合的,客戶就會有更多的動力和我們一起來做這個事情。雖然客戶可能不是從可持續理念出發,但是也可以達到一個很好的可持續效果。我們不一定要求其行,我們也可以得其實。

在減抗、替抗問題上,歐洲在二十幾年前就已經開始做了,大概在二十年前,帝斯曼在亞太、韓國、日本等區域也開始研究這個問題,因此可以很好地借鑒在這些國家推廣的經驗。而且帝斯曼把可持續發展理念放在動物營養和保健上,并確立了六個很核心的關注點:有減少耐藥性、減少污染的排放、減少海洋資源的依賴的三減;提高營養水平(動物和人類);提高動物的全生命周期的效率;提高對自然資源的使用效率的三加

當我們面向整個行業時,我們需要統一戰線,需要在行業當中去呼吁,需要有教授和專家等做試驗,同時我們需要很多同盟,比如相關媒體、學術專家和政府機構等。雖然起步很艱辛,但帝斯曼在國外有很多經驗,也很容易借鑒并在國內根據國情進行相應的改變得以實行。


 提高動物福利仍需一個特定的時機,需要考慮多重因素。

《國際家禽》:目前,歐美動物福利的影響已經波及到中國,您如何看待動物福利政策的?在提高動物福利這一方面又是怎樣做的呢?

王強:動物福利問題好比剛才提及的可持續發展理念,如果十年前就廣泛推廣可持續發展,大家會感覺天方夜譚,現在推廣動物福利,可能大家也不太清楚這代表著什么。在中國,帝斯曼仍然還在選擇合適的機會,但是目前還不作為我們工作的焦點。

要理解動物福利,或許可以從兩個層次分析。首先,我們現在所提的動物福利,主要是我們擔心動物的生長環境、生活方式不好。從人類的角度來看,只有一個健康的人,才是一個談得上有福利的人。動物同樣如此,我們要求的其實就是動物的營養和健康。只有健康的動物,才可能快樂,從而更好地成長。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帝斯曼可以為動物制定一些更好的營養配方,和更好的生活環境,只有這樣,動物才能生長的更好,才能夠生產出更多的動物蛋白,這是帝斯曼切入動物福利的一個方面。

  其次,我認為我們需要謹慎地看待這個問題,不能操之過急。動物福利來源于人,但是動物畢竟不是人,不論從生態系統角度分析,還是從食物鏈角度理解,我們都不能把動物擬人化,所以從這個方面來講,動物福利是有邊界的。邊界在于動物必須要先完成它們在生物鏈當中的使命,例如,從食物鏈的角度看,動物是要來消耗一些植物資源的,將植物蛋白轉化成動物蛋白,最終變成人類動物蛋白來源之一。又好比現在生豬養殖,我們都認同豬的生長環境不能太差;但是如果說給它們裝上空調或者放音樂等人類化的生活方式,我認為至少在目前這個階段這樣做是過度的。因為這些不必要成本的增加最終都將轉移給消費者,而過高的成本會抑制消費。

另外,在我們推廣時還要考慮環境承載容量的問題,因為我們國家沒有足夠的土地去放養豬或雞等動物。因此,我國肉雞企業做籠養、多層籠養是一個趨勢。任何物種,在如今的生態圈產業鏈當中都有它的價值。我們可以賦予動物更好生長的環境、更好的食物等,讓它們更好地成長。但是,我們不能犧牲更多的環境容量、增加更多的成本來過度推廣動物福利,以至于最終動物不能很好地實現它們在生態系統當中的使命。

 開放的眼光看待人造肉,適當研究深度思考,做到共贏。

《國際家禽》:目前,隨著人造肉概念炒的火熱,肉類消費可能會下降。如果人造肉進入市場,會不會對如今的市場造成沖擊?您是如何看待人造肉市場的?

王強:就目前而言,并不會對市場造成沖擊,但是會有一些影響。人造肉有兩個主要的來源分別是:一是來源于植物蛋白,尤其是豌豆一類的蛋白,經過進一步的去發酵生長形成的;二是來源于動物的干細胞,是實驗室培養而成的。從這個角度來講,人造肉是有更多可持續、可發展循環經濟的理念,我認為人造肉的研發也是有意義的。而且人造肉的研發會增加人類攝取動物蛋白的豐富性,以及選擇的多樣性。比如說,現在越來越多的素食主義者,而且素食主義者也分等級,人造肉的出現為這群人帶來了更多的選擇。所以,從這個角度分析,人造肉對于未來的市場完全是有利的。

從帝斯曼的角度說,我們沒有把人造肉作為敵對方來看待,而且它或許也需要營養。因此,我們會去想,我們動物營養與保健企業和人造肉之間的相容性會是怎么樣的,互補性是怎么樣的,怎么做可以互惠互利。

另外,人造肉距離工業化,距離我們的生活還有不短的距離。但是也有可能因為某個科技的突破,它很快就會來到我們身邊。我們用開放的眼光來看這個事情,保持持續的關注和適當的研究。


微信掃一掃分享到朋友圈

聲明:本網站凡注明有“【獨家】”的內容,其作品制作權均屬國際畜牧網所有。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國際畜牧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詳見本網版權聲明及豁免聲明)


二肖中特公式规律